小说中文网 > 农家酒女 > 第二十一章爹这是为你

第二十一章爹这是为你


  宋大福,一生经营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畏畏缩缩,扭扭捏捏,其实心里精明得很,人也阴沉得很,通常,他都是让她出头当枪,有好处就占过来,有害处就让她顶。

  顶不了了,就畏缩缩的出来将她给带走,在别人面前,那是拿她没办法,其实什么都是他交待的。

  而她,没有完成任务,轻则骂几句,重责打一顿,伤全在看不见的地方。

  年轻时,一家几个妯娌没有一个不羡慕她的,只因她在家是做主的哪一个。

  谁都想不到,她们眼里老好的人,其实最是心狠。

  老头子的狠辣,只有她知道。

  宋承孝最是像他,狠得下心肠来。

  可近几年让人捧高了,不用像年轻时那样为生计发愁,为经营关系发愁,为得她点好处将心眼藏起来。

  可以跟人高谈论阔的他,将以往小心藏着的嘴脸都露了出来。

  让她每看一眼都觉得看见了私下里的宋大福,哪怕他给家里挣了在多的钱。

  她也不喜欢这个儿子。

  不知道自己一心孝顺的老娘心里,居然有这么讨厌自己。

  要是知道了,宋承孝估计得心塞死。

  没人在影响思绪,宋大福眉头紧邹,他得将事情给整理清楚了。

  “好好说说”

  “那丫头活不了了,就是用人参也活不了了。那个男子,他是让人用内劲,也就是内功给伤的,能让人用内功的人,身份不会简单,要是让他的仇家找来,我们一家都得完,要是让他的亲人找了,我们还是得完,因为,他也活不了了”

  没有繁坠的言辞,宋承孝直接指出会将宋灼蓁过继给宋大奶奶家,就是为了避祸。

  这几句话就是老李氏一听都听明白了,更何况是宋大福。

  手里的烟杆子举了几次,都没将烟嘴搭进嘴。

  “你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?”早知道会是这么个人,他绝对不会让老四将人给带回来。

  可为了这么个人就将那死丫头给过继出去。

  死了,倒是没什么可挂欠的,要是活了。

  那不是生生往大房塞金疙瘩。

  “先别想着将那死丫头给过继了,你先去找镇守将他的户籍消掉,在将手里留的婚书毁掉。只要没有婚书,我们可以说是我们救了人”

  又想将宋灼蓁死拽着,又想将后面的麻烦给解决掉。

  宋老爷子的心跟宋承孝差不多。

  可惜,宋承孝已经不是十几年前,能为了钱不要命的人了。

  “爹若是觉得这样好,儿子这就将他的婚书给毁了,然后去镇上消户籍。”

  “可有些话,不要怪儿子说得难听,对于真正的富贵人家,镇守不过小小九品芝麻官,要是这人真死在我们家,就是儿子跟镇守有在好的关系,儿子也不信镇守能保住儿子给他买了个假身份,让他入赘的事”

  “何况,他来咱家时没人看见,我去请村长族长来给他签婚书时却大张旗鼓,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娶了死丫头的事”

  “不止如此,也没人知道他是在我捡回来之前就受了伤,只会以为是我们家伤了他”

  “而要是让他仇人找来,儿子也不敢保证,我们说的人家就会相信,就会放过我们”

  垂下头,宋承孝的话还没说完:“儿子身上还有白府的契约,可是儿子凑不出赔款,而白福已经放了话,要赔不出钱来,我们一家大小都得买了充数,爹要想保住大哥他们,就跟儿子分家吧,儿子不会怪爹的”

  “儿子不怪爹不借儿子钱度过难关,但儿子也不能眼看着爹的一个决定就将一家老小葬送,还请爹跟儿子分家”

  这会说这个,不会是想从老头子手里将银钱全拿去吧?

  老李氏怎么想都觉得就是这样。

  “你·你不会是还想要银钱才这么吓我们的吧,我告诉你,没有,已经没有了,你就是逼死我们都···”

  “闭嘴”

  深看老李氏一眼,回眸,宋大福死死盯着宋承孝。

  “你这是还怪我不给你银子?”

  老父亲一脸的我将心都掏给了你,你却视而不见,让宋承孝突然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“爹需要我让袁氏将这些年上交的账本拿来吗”

  “呃···”老李氏傻了。

  “·····”居然还用了账本?

  眸光一沉,宋大福有些羞恼。

  一辈子地里刨食的人,就是有了钱也翻不了什么身。

  宋大福就是这样。

  哪怕每年进口袋的银子自己都一清二楚,却总觉得,别人不知道。

  这会让宋承孝一提点,他羞恼的点也不是宋承孝居然将上交的银子都例了帐,而是羞恼儿子跟他还做账。

  这是多不信任他!

  可为了不让老四跟自己离了心,宋大福只能将心底的恼羞隐藏。

  “爹知道你有本事,这些年你能给爹多少,你兜里的,比爹这里的多很多~这你不可否认吧?”

  “这是当然”

  给公中的不过是他盈利的三成。

  他手里每年都还有近三千两。

  他家的酒,主要的就是荷花酿跟糯米酒。

  这两种酒,就是用精糯米跟白糖成本都不过九十八文跟九十二文。

  在他卖一百八十文时就是暴利。

  更不要说卖了一两八钱时了。

  而除了这两种,其他的量在香荷镇来说是挺多,但跟县里比就不够看了。

  香荷镇,对于河间府来说,算得上是富裕的镇子。

  可镇子里住的,大多都是做生意的。

  生意人没多少时间饮酒作乐。

  原住民大多都是泥腿子,就是住在镇子里,比乡下人也就好那么一点点,能将家里头种出来的青白小菜换成钱。

  这样的人,也买不了多少酒。

  他的酒坊,以往靠的就是来往的驳船。

  后来才靠的白家。

  可即便就白家一家大头。

  他一年的都有那么多。

  十五年时间算下来,就白家给到他手里的,去了三成可还是有整整四万两的。

  整整四万两银子。

  不过就买了一座院子,不过就是买了两间铺子。

  就只剩那么点了。

  说出来谁信。

  要不是自己很清楚自己的银钱都花到了那里,就是他都要怀疑的。

  更不要说的老父亲了。

  宋承孝不说话,这然宋大福更是怀疑。


  (/html/92/92095/120985818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.com。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.com
友情链接:足球体育  亚洲杯直播  女足世界杯  365体育直播  足球直播  足球比分  小说网  90体育网  龙珠直播  笔趣阁  英超直播  足球直播  英超直播  男篮世界杯  亚洲杯直播  欧洲杯直播  世界杯  足球体育  笔趣阁小说  欧洲杯直播  hi直播  365体育直播  hi直播  足球比分  世界杯  笔趣阁小说  男篮世界杯  小说网  笔趣阁  90体育网